手机版血流成河换三张

上市公司自曝董事長跑路 公司股價竟然強勢漲停

2019-08-21 22:00:47來源:證券時報作者:小思

  爆雷的A股公司幾乎天天見,但以一種非常奇葩的方式宣布爆雷,可不多見。

  有一家上市公司,昨晚公告,直言公司女董事長跑路了!跑去哪里了?而最詭異的事情來了,這則公告一出,公司股價竟然強勢漲停。

  是的,你沒看錯,這件事情發生在*ST步森身上。

  這個女老板趙春霞,來頭不小,是個資本大鱷。

  公告顯示,趙春霞,1986年3月出生,畢業于北京林業大學,香港科技大學 EMBA。曾任花旗銀行投資部經理。

  趙春霞身上廣為人知的標簽是“85后女博士”。2010年,24歲的趙春霞開始創業,三年后成立愛投資,開始涉足P2P。步森股份之外,趙春霞另一個廣為人知的標簽是P2P平臺愛投資實控人。

  另外,趙春霞不僅是愛投資創始人,還是一位“網紅”。她喜歡到花椒上直播,回答網友問題。

  不過愛投資因為爆雷,已經被警方立案調查。

  上市公司五大股東自曝:

  實控人趙春霞“跑路了”

  繼新股東東方恒正罷免趙春霞等董事職務被現任董事會否決、選舉董事及監事被監事會否決之后,*ST步森(SZ002569)的“內斗”再次升級。

  8月20日晚間,上市公司*ST步森發布一則《關于深交所關注函的回復公告》,公告中5大股東:步森集團有限公司、重慶信三威投資咨詢中心、張星亮、孟祥龍、張旭5名股東均直言“趙春霞領導的董事會無力扭轉上市公司經營惡化的局面,趙春霞本人跑路。”

  在回函的相關說明中,上述5名股東將提請召開臨時股東大會、提交免去趙春霞等董事及監事等原因歸咎于趙春霞領導的董事會無力扭轉上市公司經營惡化的局面,趙春霞本人跑路,上市公司的第一大股東發生變更等。

  東方恒正在回函中稱,其與部分中小股東取得聯系,該等股東對上市公司目前情況非常擔憂,均表示了對現董事會、監事會和管理層的嚴重不滿,并強烈希望盡快啟動治理層更換,盡快改善上市公司經營情況,最大限度爭取扭虧為贏,摘星脫帽,保護中小股東權益。

  查詢發現,目前東方恒正持股步森股份16%,步森集團、重慶信三威、張星亮、孟祥龍、張旭持股比例分別為2.82%、3.13%、1.57%、4.31%、3.00%。其中,張星亮、張旭為2019年一季報中披露的新進股東,東方恒正5月通過拍賣方式拍得安檢科技所持16%股份成為步森股份股東。

  而趙春霞“跑路”之前,上市公司回復的口徑一直是“趙春霞由于身體健康原因目前正在境外接受治療”,此外,趙春霞無固定居所,將待療程結束病情穩定后盡快回國。

  內斗的那些事

  女老板為何跑路?公司股東又為何罷免她,她又如何當上步森股份董事長?跟爆雷的P2P愛投資有何關系?這個瓜有點長,我們一步一步說來。

  今年4月,*ST步森2240萬股份拍賣以2.8億元的成交價,花落東方恒正。5月28日過戶手續完成后,東方恒正持有*ST步森16%股份,成為第一大股東。原實控人趙春霞則通過睿鷙資產持股13.86%股份,為公司第二大股東。

  不過,步森當前的實控人依然是趙春霞。*ST步森此前也曾公告稱,目前公司董事會成員均由安見科技提名并由股東大會選任,公司第一大股東雖然變更但實控人未變更。

  按照當初的約定,趙春霞的實控人任期一直持續到2021年。

  有投行人士表示,“控股權被拍賣的公司實控人往往債臺高筑,訴訟纏身,背后的利益關系相當復雜,而且現行法律法規對實際控制人的認定并非單純是股權比例,更重要的還是要看董事會席位的控制。”

  但入主*ST步森后,東方恒正控制上市公司的意圖明顯。

  第一輪內斗發生在6月份。

  上位不到一個月,6月24日,*ST步森公告稱,股東步森集團(持股2.66%)、孟祥龍(持股4.31%)、張旭(持股3.29%)、重慶信三威投資咨詢中心(有限合伙)-昌盛十一號私募基金(持股2.92%)、張星亮(持股1.52%),聯合提請公司董事會召開2019年第一次臨時股東大會。

  其中,孟祥龍、張旭,重慶信三威投資咨詢中心(有限合伙)-昌盛十一號私募基金、張星亮,要求罷免董事長趙春霞,總經理、財務總監封雪,非獨立董事柏亮、蘇紅、李鑫、孟繁琪,監事潘祎、韓佳。

  據悉,上述被提請罷免的董監高均跟隨趙春霞一起進入*ST步森董事會。其中,趙春霞為*ST步森實際控制人,同時也是P2P平臺愛投資實控人,柏亮為零壹財經創始人。

  在5名股東提起罷免6名董監高的同一時間,*ST步森新晉第一大股東——東方恒正向上市公司提交《關于提請重新選舉公司第五屆董事會非獨立董事的議案》以及《關于提請重新選舉公司第五屆監事會非職工代表監事的議案》。

  東方恒正提名王春江、杜欣、趙玉華、王建、陳仙云、吳彥博擔任步森股份第五屆董事會非獨立董事,提名鄧大峰、高鵬擔任公司第五屆監事會非職工代表監事。

  此次提議被視作東方恒正希望獲得控制權,對上司公司管理層的一次清理。不過,這場五大股東逼宮大戲,卻繞不開現任董事會,即要求通過現任董事會審議自己把自己罷免掉的議案。

  面對大股東的“逼宮”,現任董事會開始反擊。*ST步森曾表示,董事長趙春霞在擔任董事長期間依照法律、行政法規和公司章程的規定履行董事職責,對公司結構優化、新零售業務拓展做出了巨大努力,并積極應對公司歷史遺留問題,避免對上市公司生產經營產生重大不利影響,沒有不適合繼續擔任董事長的因素。

  對于現任董事會的反擊,“第一大股東陣營”很快展開“第二輪攻勢”。8月19日晚間,在*ST步森回復深交所第313號關注函的公告中,步森集團、重慶信三威投資咨詢中心(有限合伙)-昌盛十一號私募基金、張星亮、孟祥龍、張旭5名股東明確表示,“趙春霞領導的董事會無力扭轉上市公司經營惡化的局面,趙春霞本人跑路。”

  趙春霞旗下P2P已經爆雷

  本人已經消失

  此次*ST步森內斗升級,與其實際控制人趙春霞深陷網貸逾期風波、長期滯留境外不無關聯。

  2018年7月27日和8月7日,愛投資在官網接連發布《受債權人委托向天津一品堂文化等41家企業催款公告(第一批)》和《受債權人委托向天津家寶散熱器等8家企業催款公告(第二批)》,公開向49家未按時償還本金、利息及違約金的企業討債。

  根據披露,這49家企業中有8家上市公司,欠款金額從3000萬元到2億元不等。這些大額借款被愛投資包裝為省心計劃,向11萬投資人兜售。

  愛投資官網信息顯示,省心計劃是愛投資依據嚴格風控標準挑選品種多樣的優質資產為用戶提供的融資項目,于固定時間發售,智能風控篩選優質資產。

  目前,趙春霞旗下P2P平臺愛投資仍深陷逾期。官網顯示,截至最新數據,愛投資借貸余額129.52億元,逾期金額超過100億元,其中74億元逾期90天以上。

  6月13日下發的監管問詢函直接指出,近日,有媒體報道公司董事長趙春霞控制的“愛投資”P2P網貸平臺已出現部分投資項目回款逾期情形。對此,監管問詢函要求披露截至目前“愛投資”P2P網貸平臺最新經營情況和財務情況,說明“愛投資”P2P網貸平臺面臨的主要風險情況,是否已被公安機關立案調查。

  對此,*ST步森回應稱,截至2019年6月18日,愛投資平臺未被公安機關立案,公司與愛投資平臺獨立運行,無任何業務往來或資金往來等。因此不存在對公司日常經營產生重大影響的情況。

  到了7月中旬,愛投資被立案的消息再次回到公眾視野。有愛投資出借人表示,收到當地經偵電話通知,北京經偵已經對愛投資立案調查,可以前去報案登記,遞交相關材料。

  與此同時,趙春霞卻消失了。

  據悉,趙春霞自2018年8月15日至今,始終不赴浙江省證監局約談的問題。

  2018年8月15日,浙江證監局向*ST步森下發《談話通知書》,約見公司董事長趙春霞談話,但趙春霞至今未到證監局參與談話。在2019年6月13日浙江證監局下發的問詢函中,浙江證監局要求*ST步森說明趙春霞至今未參與談話的具體原因;說明趙春霞目前是否已經離境;并要求結合趙春霞近一年的履職狀況,說明其是否具備繼續擔任公司董事長的資格。

  *ST步森的回復稱,趙春霞由于身體健康原因目前正在境外接受治療,未能親自到證監局參與談話,但一直與證監局監管人員保持正常、及時的溝通。

  但對于證監局提出趙春霞如已出境,在哪個國家及回國計劃等問題,*ST步森的回答是,趙春霞無固定居所,其表示待療程結束病情穩定后盡快回國。同時,公告還稱,趙春霞沒有不適合繼續擔任董事長的因素。

  值得注意的是,從2017年實際控制*st步森以來,上市公司業績表現卻并不令人滿意。據公開的財務數據顯示,2017年、2018年兩年,*ST步森分別實現營業收入2.44億元和3.2億元,分別歸屬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3380.7萬元和-19282.22萬元,同比分別下降612.26%和470.36%。

  做來說說步森股份這家公司

  連換3個實控人

  2011年,步森股份在深交所上市,當年營收7.15億元。到2014年,步森股份營收降為4.52億元。而同期的凈利潤從0.53億元降至-1.03億元。也是在2014年,步森股份迎來首虧。

  隨著步森股份經營狀況的惡化,步森的創始人壽彩鳳家族逐漸開始減持。從最初59.55%的股份,一路減持至2019年一季度末的2.82%。而步森集團開始甩賣步森股份

  2015年3月,步森集團與上海睿鷙資產簽署轉讓協議,步森股份控制人首次由步森集團變更為上海睿鷙資產,后者合計持有步森股份29.86%的股份。其中,作為步森股份創始人的壽氏家族通過這筆交易以及之前的減持,陸續套現超過15億元。

  這次變更,也意味著原來的創始團隊壽彩鳳家族正式退出步森。隨著壽氏家族的離場,步森的主業幾乎停滯。年報顯示,2014年以來,步森扣非凈利潤連續5年為負。

  2015年,控股股東步森集團開始將公司5500萬股股權進行轉賣,上海睿鷙接手成為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變更為楊臣、田瑜、毛貴良和劉靖。

  2016年8月,徐茂棟控制的星河贏用和拉薩星灼以10.12億元價格,受讓公司控股股東上海睿鷙資產95.02%的股權,徐茂棟成為新的實控人。

  2017年10月。上海睿鷙資產與安見科技簽訂股權轉讓協議,以10.66億元轉讓步森股份16%股權,并將1940萬股投票權委托給后者,安見科技合計控制公司29.86%的投票權。公司控股股東由上海睿鷙資產變為安見科技,公司實控人由徐茂棟變更為趙春霞。

  今年5月底,東方恒正通過司法拍賣方式,以2.84億元買下了趙春霞控制的安見科技所持有的2240萬股*ST步森股票。由此,東方恒正成為該公司第一大股東。

  雖然安見科技目前已不再持有*ST步森股票,但安見科技的一致行動人上海睿鷙還持有*ST步森13.86%股份,為上市公司的第二大股東。*ST步森此前也曾公告稱,目前公司董事會成員均由安見科技提名并由股東大會選任,公司第一大股東雖然變更但實控人未變更。

  資本玩家們來來去去,步森未見好轉,反而經營越來越糟。年報顯示,2016年,步森的服裝銷量是273.72萬件,到了2018年已經下降至212.79萬件。就在去年,步森關閉門店14家,僅剩422家。而步森旗下12家子公司,有8家虧損。

  昔日男裝屆的香餑餑,如今深陷主營業務低迷的泥淖。對此,步森在年報中解釋,“主營業務所處的紡織服裝行業競爭激烈,業內服裝企業數量眾多,國內男裝市場消費群體數量有限,導致市場飽和度相對較高”。

  去年,*st步森還宣布將有新回歸服裝主業。步森股份在2018年年報中提出,將以男裝服飾業務為起點,以時尚服飾為核心大力布局時尚產業,整合發展新零售業務。2019年6月,步森股份變更公司營業執照,在經營范圍中增加了防靜電服、阻燃服等工作服制造內容。

  然而在業內人士看來,經歷高層動蕩、股東逼宮、董事長面臨罷免提議的*st步森,如今的走向卻日漸撲所迷離,管理層的不穩定無疑也會讓上市公司主業回歸之路步履維艱。

  而二級市場上,從2017年4月最高58.55元至2019年8月21日的收盤價8.40元,股價已經跌去八成,市值蒸發70億。

  不過,今天股價漲停的背后,可能是市場認為,趙春霞跑路之后,現第一大股東可以更加順利地拿到實際控制權,而東方恒正在公告中更是表示,自通過司法拍賣成為上市公司第一大股東后,中小股東對上市公司目前情況非常擔憂,對現董事會、監事會和管理層嚴重不滿,強烈希望盡快啟動管理層更換,盡快改善上市公司經營情況,最大限度爭取扭虧為贏,摘星脫帽。

  截至最新數據,步森還有一萬多的股東戶數。

快速索引:

手机版血流成河换三张 数字货币怎么跑短线赚钱 派克帝国游戏赚钱吗 pk10走势图走势教程 那些赌博的网站可以破解吗 twiter是怎么赚钱的 北京彩票官网pk10 dlt大乐透开奖结果 广西快乐十分开奖官网 开书法培训赚钱吗 广东时时11选五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