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血流成河换三张

訂單四年做不完業績仍變臉 棕櫚股份步東方園林后塵?

2019-08-01 17:10:17來源:中財網作者:小愛

瞄股網(www.ngqut.tw)訊:【獨家電報|微信支付:并未全面關停“間聯”APP和NATIVE支付】財聯社8月1日訊,微信支付表示,并未全面關停“間聯”APP和NATIVE支付,交易風險較低的APP商戶不受影響;同時,native支付可使用安全性更高的JSAPI支付方式進行替換升級。近日,網傳微信支付即日起暫停微信“APP支付”和“Native支付”的申請,正在申請中的也將一律駁回。(財聯社記者 姜樊)

訂單四年做不完業績仍變臉 棕櫚股份步東方園林后塵?

7月30日晚間,棕櫚股份發布《2019年半年度業績快報》,公司在報告期內實現營業收入13.13億元,同比下降44.16%,歸母凈利潤由去年同期的1.07億元下降為虧損1.90億元,公司出現了上市9年以來的首次中報虧損。
  公司在公告中解釋稱,受整體經濟環境、行業發展形勢等因素影響,傳統生態環境業務訂單實施進度放緩,以致營業收入較上年同期下降較為明顯,同時,由于融資成本提高,公司的財務費用較上年同期有一定上升,此外上年同期確認了生態城鎮業務相關投資收益,而本期無相應業務,以上三點是造成業績變臉的主要原因。
  然而,行業龍頭東方園林由于發債困難、無法借新還舊,資金鏈正面臨巨大壓力,包括PPP在內的各項業務已受到嚴重影響。作為業內另一家上市公司,棕櫚股份業績變臉背后又遇到了什么樣的困難呢?
  業務多到做不完是好是壞
  棕櫚股份2010年在深交所中小板上市,主要從事園林景觀設計和園林工程施工業務,主要為房地產景觀工程、休閑度假區地產園林工程及政府公共園林工程等項目提供園林景觀設計和園林工程施工服務,與之前已“爆雷”的東方園林業務類似。
  在當前宏觀經濟增速放緩、地方債務擴張嚴格受控的大環境下,棕櫚股份與政府及其城建公司之間的業務看上去不僅未受到影響,而且似乎有點“多到來不及做”。
  公司最新披露的《2019年第二季度經營情況簡報》顯示,截至今年二季度末,棕櫚股份累計已簽約未完工的訂單2709項,合計金額高達186.7億元,其中二季度新簽合同146項,合同金額4.93億元。
  考慮到棕櫚股份2018年度全年的營業收入53.3億元、今年上半年營收增速又大幅放緩(同比下滑44%),因此目前僅在手的存量訂單就相當于公司未來4年左右的業務量。此外,公司2018年銷售費用同比增長超過1倍,業務拓展仍在進行當中,如果再加上這部分每年幾十億的新增訂單,棕櫚股份的業務可謂是多到來不及做。
  那么,公司業績大幅下滑、甚至由盈轉虧,究竟是什么原因?
  高投入、回款慢 躲不開的行業通病
  業務雖然看上去“做到手軟”,但實際上無論是BT、EPC還是PPP等類型業務,對公司而言都無法避開高投入回款慢的“行業通病”。
  首先是應收款高企。相關公告顯示,截至2018年末,棕櫚股份應收賬款21.4億元、應收票據7745萬元,其他應收款10.3億元,應收類款項多年維持在較高水平,其中賬齡超過一年的應收賬款占比約達一半。
  由此帶來的壞賬問題不可忽視。
  2018年,棕櫚股份計提的資產減值準備合計21733.50萬元,其中應收賬款和其他應收款減值準備金額約1.8億元,占到所有資產減值的大部分。
  其次是有息負債高企。截至2018年末,棕櫚股份短期負債25.6億元、短期應付債券4.7億元、一年內到期的非流動負債2億元,此外還有3.4億元的長期借款和17.7億元的應付債券等,各類有息負債超過50億元。
  此外,公司流動比率和速動比率自上市以后,基本處于明顯的下降趨勢中,從財務指標中也可以清楚看到棕櫚股份資金鏈逐年緊張。
  值得一提的是,雖然棕櫚股份從2016年起開始重視現金流表現,經營性現金流一改2010年上市后多年的凈流出狀況,連續三年出現改善,但仍未能從根本上改變資金鏈緊張狀態,近期公司還公告將通過發行公司債券和向關聯方申請委托貸款等方式,繼續拓寬融資渠道,試圖進一步緩解資金壓力。
  異常資金占用需加劇資金緊張
  棕櫚股份其他應收款從2017年的3.16億元增加至2018年的12.9億元,增幅超過300%,變動最大的是其他應收往來款項,從1.91億元增加至9.72億元,這其中最大的一筆是與棕櫚設計控股有限公司的往來款,金額達3.94億元,并且已計提了1970萬元的壞賬準備。
  需要注意的是,棕櫚設計控股原為上市公司棕櫚股份的孫公司,后引入戰略投資者“NATIONAL LEGEND INVESTMENT LIMITED”,在認購完成后,NATIONAL LEGEND INVESTMENT LIMITED占棕櫚設計控股的75%,棕櫚股份間接占股25%,股權變更后,棕櫚設計控股變為棕櫚股份的聯營公司并出表。
  也就是說,近4億元的資金原本屬于與控股孫公司之間的往來款,資金仍在表內,但隨著股權變更,這部分資金相當于變為被第三方占用,往來款形成的原因和目前被第三方無償占用等問題也沒有相關說明。而從最新的2019年一季報來看,該筆款項應當仍沒有歸還,這使得上市公司本已十分緊張的資金狀況雪上加霜。
  值得注意的是,與棕櫚股份半年度業績快報同一天披露的還有業內另一家上市公司普邦股份,該公司同樣受到宏觀經濟和行業景氣下行等影響,業績出現了下滑。不過,普邦股份今年上半年營業收入同比下降19.55%、歸母凈利潤達8967.6萬元,同比僅下降9.62%,這與棕櫚股份營收接近腰斬、利潤由盈轉虧的同期業績形成了鮮明對比。
  一面是做不完的訂單,一面是日益捉襟見肘的資金,棕櫚股份是否會步入昔日行業龍頭東方園林的后塵,我們拭目以待。(公.司.觀.察)

快速索引:

手机版血流成河换三张 赛车pk拾现场直播网址 贵州快三开奖查询官网 吉林时时奖号结果 香港开奖开码记录 天津快乐十分开奖 香港曾道免费资料大全 今晚平码图 三十元的刮刮乐中奖图片 3d胆拖速查表 期香港六合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