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血流成河换三张

百年老店通用電氣閃崩 被指涉380億美元作假市值蒸發逾600億

2019-08-16 22:26:35來源:證券時報作者:小思

  看膩了A股白馬股爆雷,沒想到美股也有大白馬股被舉報財務造假。

  而且還是一家美國百年老店,市值曾經達到全球第一。

  百年老店通用電氣閃崩

  8月15日晚間,美股開盤后,通用電氣就閃崩暴跌,盤中跌幅一度高達15%,截至收盤,通用電氣股價下跌11.3%,創11年單日最大跌幅。市值蒸發89億美元(約合人民幣626億元)。

  為什么突然暴跌?

  原來美國會計界有個大神叫Harry Markopolos,他發了一份175頁的報告,稱通用電氣涉嫌在虛假財務報表中隱瞞財務問題的嚴重程度,并將其稱為“比安然公司更大的欺詐行為”!

  百年老店,如果真的財務造假,這一消息無疑是驚天霹靂。

  通用電氣在美國什么地位?用來描述通用電氣有多輝煌的字句著實太多了:

  曾是美國最偉大的企業,

  市值一度成為全球最高(8293億美元),

  被巴菲特稱為“美國商業的象征”,

  被人稱為能夠代表人類工業時代的標志性企業!

  通用電氣公司的歷史可追溯到托馬斯·愛迪生,就是我們耳熟能詳那位發明電燈的人,他于1878年創立了愛迪生電燈公司。

  1892年,愛迪生電燈公司和湯姆森-休斯頓電氣公司合并,成立了通用電氣公司,2016年通用電氣公司排全球100大最有價值品牌第十名;2018年《財富》世界500強排行榜中通用排名第四十一。

  難以置信,這樣的百年老店也炸雷了…

  被指涉380億美元作假:舉報人稱比安然問題更大

  做空報告來自美國傳奇財務專家的Harry Markopolos。

  美國當地時間2019年8月15日,Harry Markopolos發布了一份長達170多頁的做空報告,指稱通用電氣的財務欺詐金額高達380億美元, “比安然問題更大”。

  在接受外媒采訪時,Markopolos用詞激烈,稱“Worldcom和安然也就撐了四個月。我們看看通用電氣如何”。

  “我的團隊過去7個月一直在分析通用電氣的會計賬目,我們認為我們所遇到的380億美元欺詐案只是冰山一角。”Markopolos在報告中指出。

  Markopolos稱,通用電氣會計欺詐已有“悠久的歷史”,最早可以追溯到1995年,當時公司還是由杰克·韋爾奇經營。

  Markopolos將具體的案例集中在了通用電氣的長期護理保險部門,通用電氣在去年曾為該部門增加了150億美元的準備金。

  通過檢查通用電氣在這一業務中的對手方文件,  稱通用電氣隱藏了巨大的虧損,而且這些損失只會隨著投保人年齡的增長而增加。Markopolos表示,GE向監管機構提交了關于該部門的虛假陳述。此外,Markopolos還發現了GE的石油和天然氣部門的會計問題。

  這份做空報告主要有以下這幾點內容。

  1、這是我的會計欺詐團隊在過去九年中第九起保險欺詐案,也是過去九年中最大的一個案件,比安然和世通的總和還要大。事實上,通用電氣380億美元的會計欺詐占通用電氣市值的40%以上,使其比安然或世通會計欺詐嚴重得多。

  通用電氣使用了許多與安然公司相同的會計技巧,以至于我們把這稱為“Genron(通用電氣-安然案)”案例。

  2、為了證明通用電氣的欺詐行為,我們找出了通用電氣作為交易對手的8筆最大的長期護理(LTC)保險交易,約占通用電氣風險敞口的95%或更多。這8家保險公司向監管機構提交了虛假的法定財務報表,或者通用電氣的財務報表是虛假的。我們將以美元損失和百分比損失向您展示每個再保險安排的損失,并讓您確定誰說的是實話。

  3、通用電氣存在185億美元保險準備金缺口。

  通用電氣的保險業務已經陷入困境。包括通用電氣在內,很多長期護理險提供商低估了履行保單的成本,特別是隨著美國人平均壽命的增加,保費無法負擔不斷增長的醫護費用。2018年1月,通用電氣宣布計入62億美元稅后支出,并提列150億美元準備金。保險業務由通用金融(GE Capital)運營并履行保險責任。

  通過將通用電氣的準備金水平與競爭對手做比對,得出結論,通用電氣需要立刻增加185億美元的現金保險準備金,并在2021年財務規范變更前,另增加105億美元額外非現金支出。

  目前通用電氣正在掩蓋現金流惡化的嚴重性。

  4、通用電氣隱瞞了巨額損失率,這是LTC保險業有史以來最高的損失率,同時通用電氣吸收了成倍增長的美元損失。損失最大的GE金融保險部門是ERAC,該部門的平均投保人年齡現在為75歲。

  該部門的虧損導致通用電氣在2017年末/2018年初意外觸及150億美元的準備金。不幸的是,年齡在76-80歲之間的5歲人群中,LTC索賠額將增長77%,這將使通用電氣的損失增加幾倍。

  我們預計通用電氣的一些再保險協議很快會出現750%至1000%或更高的損失率。根據行業數據,通用電氣約86%的長期資本索賠先于這些索賠,隨之而來的損失正以指數級和不可生存的速度增長。

  5、通用電氣的現金狀況遠比其2018年10-K表格披露的更糟糕,事實上,一旦通用電氣的91億美元會計欺詐與貝克休斯通用電氣(BHGE)收購案有關,通用電氣在2018年只有4.95億美元的經營活動現金流。截至今年,通用電氣的經營活動現金流為-20億美元。在營運資金方面。在我們計算了380億美元的會計欺詐后,通用電氣的債務股本比從其在2019年第二季度末報告的3:1到嚴重不足的17:1。

  6、我們利用幾十個公開的資源,花了幾個月的時間。我們閱讀2002-2018年的年度報告和10-K,同時對許多不同的績效指標和會計分錄進行建模。看到通用電氣在沒有重新重述收入的情況下改變了他們的數據,就足夠讓人震驚了。

  更糟糕的是,通用電氣將每2-4年更改一次報告格式,以防止分析師能夠跨時間范圍進行比較!換句話說,通用電氣竭盡全力使其無法分析其業務部門的業績。為什么一家公司會這么做?

  我們只能想到兩個原因:

  1)隱瞞會計欺詐;

  2)因為他們太不稱職,不能妥善保管賬簿和記錄。

  我不確定哪一個原因更糟,因為兩者都很糟糕,而且每一個都是走向破產的道路。

  7、我想對100萬依靠通用電氣支付工資、醫療養老金的人表示同情。別搞錯了,通用電氣現在和過去的員工都是這里的受害者,通用電氣的貸方、供應商和客戶都是受害者,所有這些人都必須處理會計欺詐的后果。

  唯一的勝利者是通用公司的高管,他們在將這座曾經引以為豪的美國企業燈塔推倒地面的過程中,用不當的獎金充實自己。我鼓勵大家讓他們負起責任。

  通用電氣坐不住了 CEO買入200萬美元自家股票自證清白

  面對這樣的做空指控,估計愛迪生老爺子的棺材板都蓋不住了。

  通用電氣稱Markopolos的說法毫無根據,并簡稱其會計操作合理。

  “我們非常失望的是,對通用電氣沒有直接了解的個人會選擇做出如此嚴重且未經證實的指控。” 這位總部位于波士頓的制造商通過電子郵件表示。“通用電氣堅持最高水平的誠信經營,堅信財務報告準確。”

  通用電氣高管也在通過提振股票來安撫市場信心。美國證監會文件顯示,在做空報告公布后同日,通用電氣CEO卡爾普以平均每股7.93美元的價格購入約25.2萬股股票,花費約200萬美元。通用電氣的股票在盤后交易中上漲約2.5%。

  通用電氣CEO卡爾普(Lawrence Culp)及審計委員會主席萊斯利?塞德曼(Leslie Seidman)在接受CNBC采訪時都予以了澄清。卡爾普稱報告包含與事實不符的錯誤陳述,報告發表前并未與公司核實有關情況。他稱Markopolos意在制造股價波動,從做空當中牟利。“這純粹是一次市場操控行為。”

  通用電氣董事會成員兼審計委員會主席塞德曼則指出,報告充滿了誤導、不準確和煽動性的陳述,通用電氣完全符合美國會計準則。“我不清楚這篇報告的作者是不是真的懂美國通用會計準則。”她說。

  據華爾街日報及CNBC報道,一家美國中型對沖基金向Markopolos支付費用,調查通用電氣財務情況。報告發布前該基金的客戶就獲得了報告,并且押注股價下跌。Markopolos不愿透露該基金的名字,但表示該基金做空獲得的利潤中,他能得到不錯的百分比分成。

  美國財務大神Harry Markopolos 曾手撕金融巨騙麥道夫,一戰成名

  Harry Markopolos,也是一個傳奇人物。2002年至2003年間,他曾擔任有著四千名成員的波士頓證券分析師協會的主席和首席執行官。

  而他的成名,來自于20年前美國歷史上最大的金融騙局之一,“麥道夫欺詐案”。

  伯納德·麥道夫,前納斯達克主席,堪稱世界金融史上的傳奇人物,其花費了長達20年的時間,精心策劃了美國有史以來最大的詐騙案—“麥道夫詐騙案”。

  麥道夫實施詐騙的手段是基于層壓式投資的“龐氏騙局”,操作方式是利用對沖基金,以虛設投資項目為誘餌,通過承諾10%-15%的高收益率,吸引了金融機構、個人投資者甚至資深銀行家們的巨額資金,騙取共約650億美元資金,受害者不乏美國政要與明星。

  彼時,Harry Markopolos在波士頓的“蘭帕特投資管理公司”擔任證券分析員,這家公司老板則對麥道夫的成功頗為羨慕,希望能夠破解其成功之道。

  然而,卻被Harry Markopolos發現了問題,“市場總是在上下波動,而麥道夫的投資卻幾乎永遠是正收益。在幾十年的投資生涯中,他只有4個月的收益出現了下降,很顯然這是不可能的,你馬上就應該懷疑他在進行欺詐。”

  雖然當時并無人相信,但是Harry Markopolos卻從1999年開始,不斷向美國證交會舉報麥道夫和他的公司。

  2005年,Markopolos在10月、11月、12月連續向美國證交會遞交舉報信,這促使證交會于2006年1月首次立案,對麥道夫公司進行調查。

  直到2008年,次貸危機爆發,麥道夫面臨高達70億美元資金贖回壓力,無法再撐下去,才向兩個兒子,也是其公司高管坦白其實自己一無所有,一切“只是一個巨大的謊言”。

  Harry Markopolos獲得舞弊審查師資格,自此聲名鵲起。

  2009年3月,麥道夫受到包括證券欺詐、郵件欺詐、電訊欺詐、洗錢、偽造財務報表、作偽證在內的11項刑事指控認罪。

  2009年6月26日晚,美國聯邦地區法官下令,沒收涉嫌欺詐大量投資者的納斯達克前董事會主席伯納德·麥道夫1700億美元財產。檢方認為,這一處罰數目與流入麥道夫欺詐活動主要賬戶的資金數額相當。

  當日,麥道夫因詐騙案在紐約被判處150年監禁,是美國法律所允許的最高年限,一代巨騙將在牢獄中度過余生。

  麥道夫曾經有一個令人艷羨的家庭。其長子馬克·麥道夫1986年從密西根大學畢業后,就加入老麥道夫的公司,擔任高級主管,其在推銷產品方面具有魅力。次子安德魯·麥道夫也曾在其公司擔任要職。馬克曾經住豪宅、開私人飛機,極盡奢華。

  麥道夫的妻子露絲·麥道夫,曾在2012年被媒體在佛羅里達州拍到,窮困而且滄桑。麥道夫被捕后,為了賠償受害者,露絲不得不拍賣了豪華游艇和位于曼哈頓和長島以及棕櫚灘和蔚藍海岸的四處價值數百萬美元的豪宅。

  2010年,麥道夫的大兒子馬克·麥道夫被發現在紐約的公寓里上吊自殺身亡,而當天正是伯納德·麥道夫被捕兩周年的日子。

  據悉,馬克并沒有留下任何遺囑,只是在自殺前給正在佛羅里達的妻子斯蒂芬妮發送了一封郵件,稱自己無法承受由于父親入獄給家族帶來的壓力。

  2014年,麥道夫的次子安德魯·麥道夫(Andrew Madoff)因癌癥死亡。

  通用電氣早已被剔除道瓊斯指數

  2018年6月,通用電氣被剔出道指。成立于1896年的道瓊斯指數送走了它僅存的最后一名原始成分股,完成它的大換血。

  通用電氣曾是道瓊斯指數首批12家成分股之一,自1907年11月以來,這家美國工業巨頭始終保持著道指成分股的地位。也是道指首批成分股中唯一仍留在該指數中的“活化石”。

  100多年之后,神話破滅。

  其中股價不斷下跌是主要原因,2018年那會,道瓊斯指數上漲近25%,同期,通用電氣的股價卻下跌近58%。

  陷入當前的困境前,GE身上到底發生了什么?說來話長,可能要追溯到公司傳奇人物杰克·韋爾奇,他80年代親手用金融和并購讓GE走上輝煌巔峰,也埋下了衰頹的種子。

  股神巴菲特曾評價通用電氣為“美國商界的象征”,事實上巴菲特所言不虛。在路透社報道中,上世紀90年代最大的明星企業當屬GE,它的市值一度突破6000億美元,在2012年最高市值達到了8293億美元。

  杰克·韋爾奇在任CEO期間(1981-2001)一度令GE市值從130億美元躍升至4800億美元,其中他視為重中之重的金融服務部門成為促進市值上漲的一把利劍。

  “金融是離錢最近的行業”這句話不假,GE金融業務更是幾乎包攬了所有金融服務,包括借貸租賃,能源金融,消費信貸等。在2007年至2014年的財務報表中可以發現,除了2009年和2010年受次貸危機沖擊較大,其他財年,GE接近一半的利率都來自于GE金融

  通過大膽運用多元化經營、跨國并購、金融杠桿等手段,韋爾奇使GEGE成為美國乃至全球最大的電器和電子設備制造公司、全美第七大銀行機構。將高回報、快速周轉的金融業務引入GE一開始的確取得了很好的效果,時間長到足以讓韋爾奇在任時一直處于“神壇”。然而,這種模式也逐步暴露出短期思維的局限性和高風險性。

  金融擴張使GE在美國工業集體淪落的年代給出了漂亮的賬單,以暴漲的金融收益彌補了工業能力退化和退出決策帶來的利潤損失。股東價值最大化指引下,公司壓縮高難度的高技術業務,轉而開展周期短、但風險敏感的非相關金融業務,反正機構投資者只關心分紅金額、不關心分紅來源和資產負債表的變化。

  和制造業相比,金融業務短期發展速度快,回報率高,然而技術進步和全要素生產率上升有限,隨著時間的推移,人員越來越多。為了更多的業績,員工不得不去開拓新的金融業務、加高杠桿、或授信給違約率更高的人,這就積累了更多的風險。企業需要進一步業績提升,則需要擴大資產規模,同時抬高杠桿、涉足各類復雜的金融衍生品和進入更陌生的業務領域。

  在金融危機之前,GE金融的資產規模、負債比例和收入利潤均超過產業板塊,占據了集團內的最主要地位。與主營業務關聯性較小的業務,如消費者金融業務以及房地產業務占據越來越大的比例,2007年合計約占據GE金融收入48%、利潤 30%。投資者和外界面對GE日益龐大的金融業務不禁疑問:GE到底是一家工業公司還是金融公司?在500強的分類里GE被歸為多元化金融(diversified financials),而不是工業。

  2007~2008 年,金融危機的爆發使得美國多家銀行與非銀行金融機構瀕臨破產,和銀行不同的是,GE金融本身吸收存款有限,處境更為艱難。GE金融之前采用的高杠桿被當時較高的業績支撐,然而金融危機爆發后,金融業務利潤下降,GE一時陷入了經營緊張狀態,引發市場恐慌與股價暴跌,資本運作陷入困境。

  2008年,金融海嘯后,美國政府加強對“非銀行系統重要性金融機構”的監管,GE金融因此無法進行各種高杠桿的金融操作,成為了母公司的沉重負擔。公司信用擔保評級降低,導致融資成本升高和利潤的進一步萎縮。GE金融暴露出的漏洞與風險,使投資人對GE回歸專業化、削減金融施加了更大的壓力。

  通過一系列的金融資產剝離、重組、成立新公司、減少投資等方式,GE實現了金融業務的瘦身。出售包括GE信用卡和零售金融房地產金融等業務,強調“專注”。

  2017年,曾于2008年斥資30億美元解救GE渡過金融危機難關的巴菲特,也拋售了手頭上所持有的全部通用電氣股票。

  被金融業務迷了眼的那些年,GE把國際擴張的渠道放在了買買買上。

  資料顯示,近些年GE主要的資金聚集在國際上的兼并收購上。

  為了保持業績增長通用電氣繼續買買買,斥資55億美元買下維旺迪娛樂公司、95億美元買入英國醫學影像公司……

  在能源領域還在買買買,100億美元收購阿爾斯通的電力業務,140億美元買下油氣資產,而實際上石油和天然氣價格下滑,導致通用電氣手里積壓的發電機組賣不出去,讓公司的現金流雪上加霜。”

  也有分析師認為,通用電氣陷入今天的局面,是公司多年來大規模收購、擴張造成的。

  摩根大通分析師Stephen TusaJr.表示,通用電氣的管理層幾乎從未先于市場變化而行動,甚至特別容易在市場中遲到。當前幾個火熱的科技趨勢行業,如電子商務、AI人工智能、自動化設備等議題上,通用電氣并沒有顯著的發展。在科技競爭之中失去了先機,是通用電氣陷入困境的重要原因之一。

  通用電氣業務曾經遍及醫療航空、能源等多個領域,從成立至今,在多個行業都產生了巨大的影響,也曾經是全球市值最高的企業,但近年來在多個關鍵的市場遇挫。去年重組后,公司僅保留三大主營業務,即噴氣發動機、發電機和風力渦輪。目前,公司業務遍及世界上100多個國家,擁有員工315000人。

快速索引:

手机版血流成河换三张 快速时时能玩吗 广东曲棍球队名单 北京赛车pk10直播删除删除 波克城市欢乐捕鱼下载 学纹绣真的能赚钱吗 快三哪个平台倍率高 广东快乐彩 北京pk10人工计划 777水果机9线游戏技巧 内马尔达席尔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