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血流成河换三张

暴風集團實控人馮鑫被抓 7萬股民踩雷曾經44倍大牛股

2019-07-29 12:11:25來源:金融界作者:小思

  7月28日下午,就在大家開開心心過周末的時候,財經圈跟互聯網圈的一聲驚雷,炸開了鍋!

  又一個大佬涼涼,曾經的大牛股——暴風集團(5.67 -10.00%)的實控人馮鑫被抓了!

  暴風集團當年號稱樂視網第二,學著做電視,做電影,還做體育,只不過賈躍亭一早就飛去了美國,至今未歸。

  據第一財經報道,知情人士透露,馮鑫此番被批捕,主要涉及暴風集團2016年與光大資本投資有限公司(下稱:光大資本)共同發起收購的英國體育版權公司MP&;Silva Holdings S.A.(簡稱“MPS”),馮鑫在此項目的融資過程中存在行賄行為。

  7月28日,暴風集團發布公告稱,暴風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于近日獲悉,公司實際控制人馮鑫先生因涉嫌犯罪被公安機關采取強制措施,相關事項尚待公安機關進一步調查。

  報告稱,截至目前,公司經營情況正常。公司管理層將加強管理,確保公司的穩定和業務正常進行。同時,公司將制定相應工作管理辦法及應急預案,最大限度保障公司各項經營活動平穩運行。

  隨后,暴風集團又發一篇公告,仍存在經審計后2019年全年凈資產為負的風險。

  暴風集團公告稱,因公司放棄對子公司暴風智能股份的優先認購權等因素,公司將失去對暴風智能的相關經營活動的主導作用,將喪失對暴風智能的實際控制權。因此,暴風智能將不納入公司合并報表范圍。

  公司表示,公司與暴風智能的合作模式近期不會直接發生根本變化;有利于提高上市公司持續經營能力和盈利能力,但上市公司仍存在經審計后2019年全年凈資產為負的風險。

  暴風集團此前公告顯示,預計公司中報歸屬凈利潤虧損23,000萬元至23,500萬元,根據交易所規則,創業板公司如果年報經審計的凈資產為負值的話,將面臨暫停上市風險。

  曾經的44倍大牛股

  說起暴風,相信很多人對它最深刻的印象有兩個。

  一個是PC時代,幾乎每個人的臺式電腦都裝過一款暴風影音的播放軟件。

  第二個是它在創業板上的驚天漲幅。

  2015年的3月24日,暴風科技正式登陸A股創業板,成為國內第一家從VIE結構回歸A股的互聯網公司。最初發行價為7.24元。

  上市之后,暴風成為明星公司,馮鑫覺著挺幸運的,一上市就碰到了A股的牛市,而且中國的資本市場越來越好,之前在美國上市的中國互聯網公司都想回歸A股

  暴風上市后股價瘋漲,曾創40天36個漲停的記錄。在2015年5月末股價達到327.01元,漲了44倍,被市場稱為“妖股”。

  在2015年的5月13日,中國視頻業老大優酷土豆總市值為40.7億美元,約合252億元人民幣。而暴風同日的總市值已經達到了303億元。

  不過馮鑫對資本市場的看法不太一樣,他不喜歡“妖股”這個詞,但也不會生氣,不去解釋,“嘴都長別人身上,耳朵又是關著的,說了有什么用”。

  上市兩周后,股票正在瘋漲,馮鑫帶了三本書:《道德經》、《約翰·克利斯朵夫》、《刀鋒》回山西老家閉關一周。

  有消息稱,暴風內部因此誕生了10個億萬富翁、31個千萬富翁、66個百萬富翁,暴風集團創始人、董事長兼CEO馮鑫本人賬面身家也超過百億。此后,暴風市值最高的時候一度超過400億元。

  業績虧損嚴重

  更有退市風險

  上線于2003年的暴風影音,也曾經在國內紅極一時。由于進入視頻軟件行業較早,暴風影音早期發展迅猛,并且成功取代了微軟的播放軟件,幾乎占據了國內大部分的影音播放器市場份額。

  上市后,暴風集團開始新一輪布局,宣布把公司劃分為VR(虛擬現實)、TV(電視)、秀場、視頻、文化五大業務群,各自擁有獨立發展方向,保持未來都有單獨上市的可能性。

  暴風集團還招攬原創維集團副總裁劉耀平任暴風TV CEO、前天天動聽創始人黃曉杰任暴風魔鏡COO。暴風集團希望已不再限于視頻概念,而是把自身打造為一家娛樂公司。

  馮鑫當時說,“以前暴風科技的天花板是中國互聯網視頻公司估值都在百億美金以下,而暴風上市后面臨一個機遇期,能夠讓暴風科技沖破視頻領域,去做更大的事。”

  雖然在上市之初暴風的市值一路高漲,但是好景不長,暴風很快便跌下了神壇。暴風集團是以PC端的播放工具發家,暴風集團初期的業務主要以視頻播放、壓縮、傳輸、等分開發展。但是在移動互聯網的時代,PC端播放和壓縮技術的優勢大打折扣,人們大多選擇使用移動設備來觀看影視,而暴風在這些方面無法和行業中的巨頭們,相比,而且暴風的APP推出的時間也相對比較晚。而且暴風也不舍得付出大代價來購置版權,隨意暴風在這方面越來越落后。

  隨著中國三大互聯網公司相繼崛起,紛紛進駐影音市場。優酷、騰訊視頻、愛奇藝三大視頻公司,憑借大量的資本支持,開始瓜分市場,逐漸形成了三足鼎立的局面。而暴風影音多年來孤軍奮戰,早已淪為了視頻軟件的第二梯隊,只能在行業三巨頭的夾縫中苦苦求生。

  為了避開激烈的競爭,扭轉在視頻主業的困境,暴風公司也曾經試圖轉型,在2015年7月份宣布進軍互聯網電視產業,推出了第一款產品,叫做暴風TV。

  為了區別于傳統的電視機,暴風TV主打人工智能的旗號,來提升產品的市場競爭力。在發布新產品初期,暴風電視機成功獲得了業界的關注。但是由于產品缺乏底蘊,在技術層面也沒有競爭優勢,暴風電視在市場風行一陣后,市場很快就冷淡下來。

  據暴風集團2018年年報顯示,暴風集團2018年實現營收11.23億元,同比下降41.34%。歸母凈利潤虧損高達10.9億元。暴風集團表示,公司虧損的主要原因在于暴風TV的虧損。年報顯示,截至2018年底,暴風TV虧損高達11.91億元,流動資產為4.1億元,流動負債16.6億元。

  僅2018年一年,暴風就虧掉了過去五年的所有凈利潤。而且不似商譽減值等一次性的虧損,暴風的虧損是由于主營業務,也就是暴風TV的虧損。而這正是馮鑫此前全部的希望。

  此外,據其2019年一季報顯示,當季營業收入為7120.51萬元,較上年同期減少81.60%;凈虧損1749.5萬元,上年同期虧損2954.17萬元。截至今年3月末,暴風集團總資產為12.17億元,較2018年年末的12.42億元同比下滑2.05%;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資產為684.66萬元,較2018年年末的2423.45萬元下滑71.75%;流動資產合計6.09億元,較上年年末的6.2億元下降1.77%。

  事實上,暴風科技二季度虧損幅度明顯加大,經營狀況非常不樂觀。公司最新公告顯示,預計2019年1-6月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虧損23,000萬元至23,500萬元,公司一季度虧損3446萬元,二季度的虧損金額至少達19554萬元。暴風集團一季報的資產負債表的數據顯示,其3月31日的凈資產已經為負(-8.97億元),根據交易所規則,創業板公司如果年報經審計的凈資產為負值的話,將面臨暫停上市風險。

  公司已經成“老賴”

  集團名下已無財產

  天眼查信息顯示,圍繞馮鑫有高達552條風險提示,其中馮鑫所擔任法定代表人的暴風集團,今年6月、7月被北京上海等地區人民法院6次公示為失信公司,被定性為“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義務”;4次因暴風集團股權凍結相關事宜被要求司法協助。半年報業績預告顯示,上半年暴風集團發生訴訟賠償費用約2000萬元。

  暴風集團名下已無財產,從北京法院審判信息網發布的兩份裁定書獲悉。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法院通過財產調查系統對暴風集團股份有限公司(暴風集團)的銀行存款、車輛、房產、股權及其他財產進行調查,未發現暴風集團有其他可供執行財產。法院決定將暴風集團納入失信被執行人名單,對其進行信用懲戒。

  或源于一場高杠桿游戲的資本冒進

  為何被抓,暴風集團的公告中并沒有說清楚。

  據第一財經報道,知情人士透露,馮鑫此番被批捕,主要涉及暴風集團2016年與光大資本投資有限公司(下稱:光大資本)共同發起收購的英國體育版權公司MP&;Silva Holdings S.A.(簡稱“MPS”),馮鑫在此項目的融資過程中存在行賄行為。

  當年上市受市值急速增長因素的刺激,并快速成為A股明星企業,找過來的合作方很多,這其中就有光大。

  當時光大跟暴風集團合伙,搞一個海外并購基金,打算買下歐洲一家體育版權公司MPS。

  而這個基金杠桿比較大,其中,招行作為優先級出了大頭,28億,光大資本和暴風集團分別以LP身份出資的6000萬元和2億元均是劣后級出資。

  結果爆了雷,招行、光大、暴風組成的財團,本想風風光光搞一筆大買賣,結果被這個意大利人創立的公司割了韭菜。

  2016年,暴風集團聯合光大證券(11.38 -1.39%,診股)旗下的光大浸輝(光大資本投資有限公司全資子公司)設立了浸鑫基金

  設立這只基金的目的,就是為了收購國際頂尖體育媒體服務公司MP &; Silva Holdings S.A.(以下簡稱“MPS”)。此次收購被暴風科技董事長馮鑫認為是暴風科技入局體育產業的“最后一張入場券”,戰略意義非同一般。

  而浸鑫基金,光大跟暴風出了多少錢呢?據公開信息,光大資本和暴風集團分別以LP身份出資的6000萬元和2億元,均是劣后級出資。這是一只加了大杠桿的結構化基金

  MPS是一家什么樣的公司,暴風又為何那么熱衷收購?

  原來當年,為了進一步提升公司實力,完善DT大娛樂戰略布局,暴風集團看上了體育業務,看上了MPS。

  MPS 公司由三位意大利商人——阿德里亞 · 拉德里扎尼(Andrea RADRizzani)、里卡多 · 席爾瓦(Riccardo Silva)和卡洛 · 波扎利(Carlo Pozzali)在 2004 年聯合創立。

  核心業務是體育賽事版權(轉播權)的收購、管理和分銷。在他們的領導下,MPS迅速成為全球體育媒體權益市場中最大的參與者,坐擁世界杯、英超、意甲、法甲、F1、法網、NFL超級碗、NBA等十多項世界頂級賽事版權,從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玩家逐漸成長為地位舉足輕重的版權巨擘。

  然而,在上海浸鑫入主之后,MPS卻走上了下坡路,與相關體育賽事聯盟的版權和合約不斷丟失。2017年10月,MPS在意甲國際版權的競標中輸給競爭對手IMG,這是MPS自創立以來首次丟掉意甲版權;同年,BeIN體育也從MPS手中將法甲版權奪走。此后,MPS在體育版權市場上節節敗退,并且由于無法支付版權費,各大版權方有的與MPS提前終止合同,有的則是直接將其告上法庭。MPS的生產經營舉步維艱。

  壓垮MPS的最后一根稻草來自法國網球聯合會(FFT)。2018年10月17日,經FFT申請,英國高等法院下令將MPS進行破產清算。FFT申請的理由是MPS一直未向其支付500萬英鎊(660萬美元)版權費。很難想象一筆數千萬元的版權費就將一家估值72億元的公司壓垮,而此時距離它被收購還不到2年半的時間。

  52億的基金,一場轟轟烈烈的跨境大收購,結果一敗涂地。52億打了水漂,那么,誰的責任?誰來買單?

  2018年10月,MPS被被英國法院宣布破產清算,公司資產和收入將用于償還債權人。浸鑫基金未能按原計劃實現退出,從而使得基金面臨較大風險。

  天眼查信息顯示,除了暴風投資、光大資本、光大浸輝之外,浸鑫基金還有11家LP,背后的出資方招商銀行(36.92 -0.81%,診股)、華瑞銀行、東方資產、鉅派投資云南貴州省國資均有踩雷。

  出資額最大的是招商財富,以理財資金出資28億元。緊隨其后,嘉興招源涌津股權投資基金、愛建信托兩家出資6億元和4億元,其中愛建信托僅為通道,實際出資方為華瑞銀行。此外,浪淘沙投資深圳科華資、上海隆謙迎申投資等7家機構出資上億。

  根據今年光大證券和暴風集團發布的多個公告及公開資料可知,最早的一個關鍵節點在2016年3月2日,當時暴風集團、馮鑫及光大浸輝簽署了一份意向性協議《關于收購 MP&;Silva Holding S.A.股權的回購協議》。

  這份協議的具體內容并未有詳細透露,但大意是,在合規的條件下,原則上在聯合基金完成對MPS收購后的18個月內,暴風集團及馮鑫將會完成對MPS這個資產的回購。從當時的環境看,這很大程度意味著將其整合進入上市公司主體。光大資本、光大浸輝表示,當時馮鑫向其出具了《承諾函》。

  也就是說,按照原本的協議,暴風集團與其當家人馮鑫為光大資本的投資兜底,承諾MPS收購后注入上市公司。但收購后不到三年,MPS就遭破產清算,暴風集團早已跌落神壇,無力兌現承諾。

  5月8日晚間,暴風集團發布公告稱,光大浸輝、上海浸鑫對公司及 馮鑫 提起“股權轉讓糾紛”訴訟,請求法院判令公司向光大浸輝、上海浸鑫支付因不履行回購義務而導致的部分損失6.88億元及該等損失的遲延支付利息(暫計至今年3月3日為6330.66萬元),合計共7.51億元。

  但最憤怒的應該是招行。

  6月1日,光大證券發了一份公告,浸鑫基金中的一家優先級合伙人之利益相關方---招商銀行作為原告,因《差額補足函》相關糾紛,對光大資本提起訴訟,要求光大資本履行相關差額補足義務,訴訟金額約為34.89億元人民幣。

  光大證券表示,目前,本案尚處于立案受理階段,對光大資本的影響暫無法準確估計。光大資本為公司全資子公司,主要從事私募股權投資基金業務,其營業收入占公司總營業收入的比例非常小。

  目前,因相關事項,光大資本及其子公司經自查發現名下相關銀行賬戶、股權及基金份額已被申請財產保全,涉及相關銀行賬戶資金約為 57.76 萬元;相關投資成本約為 43.88 億元。

  天眼查信息顯示,浸鑫基金的股權名單中共包括了14位出資方,規模共計52.03億元。LP中出資最多的為招商基金全資子公司財富管理平臺招商財富資產管理有限公司,出資28億元。招商財富資產管理實際為通道方,出資人是招商銀行。此次訴訟數額約為34.89億元,應該包括了本金及利息等。

  在這場風波中,各方損失的利益巨大,光大方面也不會輕易放過馮鑫,馮鑫作為實力相對較弱的一方也自然難逃關系。

  7萬股民踩雷

  高管們早已減持

  作為曾經的明星大牛股,暴風集團也受到了不少散戶的追捧,截至最新數據,暴風集團還有近7萬的股東戶數。

  與散戶截然相反的是,機構資金幾乎都逃離了暴風集團。

  截至最新交易日,暴風集團股價僅為6.30元,市值20億元左右。這與公司2015年3月上市之初股價曾創40天36個漲停形成鮮明對比。

  在公司股價大幅下殺之前,尤其是本次事發之前,不少高管都已經密集減持套現。

  樂視第二?賈躍亭第二?

  馮鑫不止一次坦白,自己對管理、金錢和資本規則沒有概念。但他始終沒能通過雇傭“合適“的CFO等來彌補這些短板,最終為公司埋下了“炸彈”。

  在A股上市之前,暴風曾經有過跟馬云的合作機會,當時阿里的CEO陸兆禧親自主抓這件事,承諾未來幾年投入9億美元,并和暴風互換資源。談了兩三個月,馮鑫去成都參加會議,晚上跟人喝咖啡時收到短信:A股IPO重啟了。

  2015年,暴風CEO馮鑫在接受《每日經濟新聞》采訪時滿懷對未來的信心:除了播放器、VR(虛擬現實)等,暴風還要做互聯網教育醫療甚至金融業務。當整個生態可以影響1.5億人,它的規格就可以媲美BAT,暴風將有機會追趕樂視和優酷。

  小米成立三年的時候,雷軍曾請馮鑫等幾個舊金山的老同事吃飯,說到小米剛獲得一筆融資,估值百億美金。這個消息大大刺激了正陷入低層次打拼的馮鑫,后來他專門請教雷軍,問自己做不成事,是哪里出了問題,是不是有什么缺陷。

  雷軍指出馮鑫的三個“弱點”:第一,不懂管理;第二,不懂資本;第三,站得不夠高,看得不夠遠,沒有給企業找一個足夠大的戰場。

  業內普遍認為,暴風今日的困境是模仿樂視導致的,攤子鋪得太大以至于資金跟不上。

  但據虎嗅網分析,馮鑫行事保守,早期對于版權的謹慎投入使得錯失視頻大勢。上市后,面對突如其來的資本追捧,野心膨脹,卻沒有能力抓住資本機會。

  暴風沒落,資本是誘因,用人和管理上的缺失是根本。暴風的二次翻紅有運氣成分。2015年A股開閘,彼時A股科技股的稀缺,找遍市場只有一家樂視網,這使得暴風甫一登陸,就大受歡迎。再加上碰巧趕上的VR熱,暴風講出的VR故事立刻獲得了市場認可。

  但隨著國內資本市場巨大的變化,與樂視網類似,暴風集團的局面也開始不妙,其中,暴風魔鏡一蹶不振,暴風TV也持續陷入到虧損和被討債的狀態。

  而與樂視控股創始人賈躍亭不同的是,賈躍亭曾經在高位套現過數十億,而馮鑫并未在高位減持,甚至還因為擔保,陷入到債務危機中去。

快速索引:

手机版血流成河换三张 2015年绝对一肖两码中特 微信捕鱼赚钱赢话费 20选5几点开 电子游戏官方网 雷锋彩票游戏 南粤36选7最新开奖号码玩法 舟山_星空棋牌 平码推敲是什么生肖 168彩票安卓 美国买旧房子翻新赚钱吗